SixStar-华

猫咪日记(弗隐篇)


虽说有CP向但是本篇中隐月是猫。

    现代背景所以请不要把原作带入进来谢谢

    OOC

    基本属于卖蠢卖萌向

    本人没有养猫所以对猫咪使用的什么点心一类的实际不是十分了解,所以请千万不要拿本篇来当养猫指南使用,以及如果有错误的地方还请养过猫的人士指正。


     拟猫化 拟猫化 拟猫化 这一条非常重要。雷者慎入。

    以上都不介意的人就继续吧~

    注意:本篇有些黑暗描写


=======================================================




    隐月是一只黑色的猫,品种不明。

    他有着优雅纤细的体型与略大的双耳以及比起其他的猫显得更加柔和的眼睛。

    隐月曾经是一只流浪猫,不,准确的说他曾经有过一位短暂的主人。

    然而那位主人却也带给了他最为黑暗的时期与直到现在都不断折磨着他的噩梦。



    啊,又是这个梦。他想。

    在他身处这简陋的出租屋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他的噩梦。

    四周零零散散的分散着一些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同类的尸体,甚至这些尸体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有着扭曲面孔的人类背对着他,从那边传来了另外的猫咪的惨叫声。

    尚还年幼的他无法真正意义上的理解所谓的‘死亡’。他只知道,他必须要离开这里。


    

    “隐月?”将他从噩梦中叫醒的,是这家中小主人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看到小主人埃文一脸担忧的蹲在他面前“你还好么?”他问。

    隐月甩了甩头回应了他一声。然后转头看向落地窗外灰蒙蒙的天空。

    “听说今天会有大雨,哥哥打来电话说他在回来的路上,带着伞,不用担心。”埃文也转头看向窗外然后说道。

    “所以在哥哥回来之前我们就乖乖的在家里等他吧。”他露出了笑容顺了顺隐月后背的毛。

    隐月轻轻的回应了他一声喵表示了解。

    然后踩着脖子上铃铛发出的叮铃叮铃的响声随着埃文离开了落地窗旁属于他的软垫,随他走向客厅。



    隐月讨厌下雨天,尤其是天灰蒙蒙的暴雨天。

    作为流浪猫他讨厌被雨水淋湿的感觉,而他的噩梦也一直都是在这种灰蒙蒙的天空下。

    糟糕的天气,潮湿的空气,以及灰蒙蒙的四周会让他作为猎食者的感觉变得迟钝,也会让他无数次的回忆起那段对他而言并不怎么愉快的日子。





    “总会有那么一些人类自己无能便找比自己弱小得多的生物来宣泄自己的愤怒。”高傲优雅的纯血波斯猫趴在用金丝装饰的高级软垫上说“我出生的地方同时也在救助流浪猫,有不少就是被人虐待以后满身伤痕被送进来的。”

    听露米诺斯说,那些猫在他看来和纯血统的他们并没有任何区别,然而即使他们的伤口痊愈,却也没有多少人类愿意将他们带回去。


    


    “抱歉,隐月,原本打算照顾你直到有人来领养你的,但是没想到被老师发现了。”留着粉色的双马尾的小小少女小心翼翼的将他和纸箱安放到隐蔽的小巷中。

    “但是隐月长得很漂亮,一定很快就会有人愿意领养你的。”她默默地坐到他的面前,丝毫不在意地面上的尘土会弄脏她漂亮的小裙子,然后就那样陪了他整整一天,最终在夜幕降临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在他伤痕累累的逃出那个充斥着血与尸臭的房子后,他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那名人类少女,她将他带回了学生宿舍治好了他的伤为他起了名字,却因为被另一名看起来更为年长的人类发现而不得不将他送了出去。

    而在这一天,他再一次变成了一只无依无靠的流浪猫。

    少女离开时他并没有去追也没有挽留,他明白离别意味着什么,却也明白生命中必定存在着不得不去面对的分离与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过早的失去了撒娇的权利的他早已忘记了如何去争取,但也并不打算就此妥协。

    没关系,他是流浪猫,从一出生开始就是,所以现在不过是回归了原点。

    他开始在少女留下的食物被消耗完毕之前学习如何狩猎,如何填饱自己的肚子,如何寻找食物,如何防止其他比他大得多的流浪猫入侵自己的地盘。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他永远也无法适应孤独。

    无论保护了自己的小小天地也好,找到了可以果腹的食物也好,发现了漂亮的日出也好,都早已无法在他的心中掀起任何波澜,仅仅是如同失去了自我一般,条件反射的抗争着自己也不知道的敌人,将自己圈在了属于自己的小小世界中。

    这样的我到底要怎样活下去?又要为了谁活下去?

    少女,名字叫阿琅,她依然会隔三差五的来到这里为他带来食物与一些御寒的毛垫以及新的纸箱。而那也是他唯一觉得开心的时候。

    从何时起,这一片区域再也没有敢来招惹他的猫,他的生活也终于不用蜷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之中,但他仍然不愿意离开这个小小的纸箱。

    对于猫的年龄而言,他依然太过年幼,他的爪子还没有变得完全尖锐,他的吼声依然如同幼崽一般。

    他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大概会继续这样懵懵懂懂的继续下去。

    作为一个狩猎者,避开所有的陷阱,为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条件反射一般的活下去。

    直到那一天。




    那大概是他第一次遇到的暴雨天气。

    充满湿气的空气与豆大的雨滴击打着脆弱的纸箱,他默默地蜷缩在纸箱的角落团成一团的毛毯之中。

    毫无疑问,这个纸箱很快就会撑不下去并漏水。

    也许他该找一处屋檐?

    但是。

    他看了看丝毫没有变小的雨势打消了这个念头。

    “奇怪?刚才好像听到有猫叫声?”陌生的声音让他警觉了起来,他清晰的感觉到纸箱外有人蹲下了身并试图掀开纸箱口的布帘。

    他连连后退,试图将自己缩的更小一些。

    那个人的动作顿了顿。

    “看来还是个警戒心很强的小家伙。”那个人类大概是无奈的笑了一声,然后在一阵奇怪的响声之后,隐月察觉到之前打在纸箱上的雨滴似乎被更高处的什么挡住了。 

    “我等明天再过来看看你好了,但是什么时候你能自己走出来让我瞧瞧呢?”那个声音是人类男性的声音,却莫名的让他感到安心。

    然后那人便站起身,然后快步离开了这里。隐月用脑袋顶开布帘却只瞧见了一个奔向远处的身影。

    纸箱前面的一小片区域都没有雨滴再落下来,他抬头看了看,那大概是人类的遮雨工具。

    之后的每一天,那个人类都会在同一时间带一些食物放到他的纸箱前。

    他依然是流浪猫,却在每一天傍晚回到纸箱后,会对那之后过一点时间到来的访客的气息而感到一丝期待与欣喜。

    然后有一天,他终于开始好奇那个温暖的气息的模样,于是掀开了布帘走出了纸箱,第一次与这个人类面对面,那名人类有着温柔的笑容与让他安心的气味。

   人类似乎吓了一跳,然后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蹲下身对着年幼的他伸出手。

   “总算见到你了。”那个人类这样说“你看,我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家里除了我也就只有两条宠物蜥蜴而已。”

    “你愿意来和我一起生活么?”

    隐月默默地看了他很久,但人类一直都维持着那温和的眼神,没有一丝不耐。

    他最终用脑袋蹭上了那个人类的手掌心。

    他是流浪猫,他尚还年幼,他的体型甚至也只比眼前这名人类的手大一点点。

    但是从出生以来,在经历过被充满恶意的人类虐待,被善意的少女救赎之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曾经感受过的温暖与安心感。

    作为狩猎者,他必须要小心陷阱,但是……



    在经历了好几项的健康检查以及各种清洁之后,他的脖子上被这位名叫弗里德的新主人戴上了一条红色的缎带,并系上了铃铛甚至还恶趣味的为他在侧面系了个蝴蝶结。

    “隐月你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所以就先这样好了。”弗里德顺了顺看起来有点不爽的黑猫的头顶“之后我会给你弄更好看一些的。”

    “…………”隐月默不作声的跳下了他的腿,走向了家门口。

    “要出去玩么?”弗里德的问话让隐月回过了头。

    “记得晚饭之前回来。”弗里德微笑着说,隐月回应了一声。

    他走在熟悉的小区内,回到了那个纸箱曾经在的地方,果然看到了熟悉的少女在那边东张西望的模样。

    “隐月?”少女看到他开心的跑了过来,在看到他脖子上的缎带之后笑得更加开心起来“有人收养了你么?”

    隐月甩了甩尾巴权当回应。

    “太好了。”少女安心起来“其实我很快就要毕业,然后就要去别的地方上学了。”

    “但是能在那之前看到你找到家真是太好了。”

    “你知道么,隐月,我加入了流浪猫保护组织做了志愿者哦~”

    “我决定要做些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来防止更多像你之前那样的事情发生。”

    “你会为我加油的对吧?”

    虽然不知道少女在说什么,但是他能够看到少女的决意。

    那么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吧。

    要加油哦。




    新闻播报员的声音将他从梦中带回现实,外面的雨已经下得非常大了。他甩了甩头看了看身边熟睡中的埃文,大概是因为在他睡着之后为了将毛毯搬过来耗费了太多体力,所以让他也在不知不觉陷入了梦乡也说不定。

    他叼着毛毯的一角将埃文露在毛毯外的肩膀也盖了起来。然后轻轻跳下沙发,顺便哀怨的看了一眼脖子上在特定的时间段十分多余的铃铛。

    新闻播报员正在采访与警方合作破获虐猫案件,并逮捕了一个在他看来有些眼熟的人类的流浪猫保护协会的领头人,他认出了那是阿琅。

    然后他抖了抖耳朵,放轻了脚步(当然依然怨念的看了一眼发出响声的铃铛)叼起了埃文准备好的卷成了一条的干毛巾走到了门口,跳上了门口的储物柜。

    “我回来了。”当他走到门口时弗里德正好开了门走了进来,并将雨伞放进了雨伞架内。

    “隐月?今天一直待在家里么?”他拿过毛巾并展开开始擦拭身上的雨滴,就算有雨伞,那也不是万能的。

    隐月乖乖的等在那里,等弗里德擦完之后将他一把抱了起来走进屋内,然后听到被开门声惊醒的埃文充满活力的招呼声。



    隐月是一只流浪猫,是自然界中的狩猎者。用他那尚还稚嫩的爪牙与幼小的身躯拼命的在残酷的自然与食物链中挣扎成为了狩猎者。

    直到他遇到眼前这个人给予他温暖,并将他困在了名为‘家’的陷阱之中。

    他想他大概是一辈子也不愿意挣脱这陷阱了也说不定。




    这就是名为隐月的猫和名为弗里德的人类的故事。

    




后话:人类好难写,我要写猫【吐魂】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