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Star-华

跳级生埃文的大学生活(一)



冒险岛同人。


现代paro。


没有战争就是个和平世界


很多人的形象基本是被我搞坏了


弗隐两人已经可以说是订下终身了所以弗隐向很明显‘


文笔幼稚无聊基本流水账。


有很多不科学的地方


没错这就是上篇弗隐的世界观下的产物




以上都OK的话还请多多指教




=========================================================










    怀揣着踌躇不安的心情踏上异乡的土地,刚刚走下火车的埃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




    老实说,因为头脑聪明而考上而且还是跳级考上了这个有名的大学究竟对他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他自己也并不是十分清楚。而他的父母和妹妹在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之后终究因为他的坚持以及电话另一头好几年没见的叔叔微笑保证会照顾好他以后将他送上了火车。




    埃文,正常来讲应该是上初中二年级的年龄。目前是神兽大学的新生。




    而对即将见到好久不见的他最敬佩的叔叔的期待让他同时对将来的校园生活也……




    “埃文……我肚子饿了。”




    充满期待个鬼啊。埃文默默地看着身旁的幼龙“米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揉着肚子看着他的样子心里默默吐槽。




    好吧,就算是个可以以聪明头脑被神兽大学破格录取的天才,但实际上埃文的社会交往人情世故以及他的自理能力的评分我们可以给他打个满分,前提是要在前面加上负号。




    引用埃文双胞胎妹妹的原话就是“就算被人卖了还会乐呵呵的帮人数钞票。”




    “刚刚在车上你可是把所有的零食都吃光了诶米乐。”埃文有些不满的对幼龙抖了抖空空荡荡的背包。




    “可是人家肚子饿嘛,你看人家还在长身体的阶段,龙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年幼的玛瑙龙耸着脑袋一副委屈的样子让埃文抽了抽嘴角。




    米乐是叔叔的搭档玛瑙龙阿弗利埃的儿子,在年幼时与叔叔一起来做客的时候不知为何对埃文看上了眼,然后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而阿弗利埃在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也大手一挥表示,孩子想呆在那边就让他呆着吧。于是也开始了埃文这即将长达几十年的保姆生涯。




    “………………所以还剩下一个面包你要吃么。”埃文最终妥协拿出了准备当做路上的口粮的食物。




    “要!!”米乐双眼放光拿过面包刚要一口咬下但还是看了看埃文又看了看面包,最终把面包一分为二给了埃文比较大的一块。“埃文一起吃。”




    其实……有这么一条龙陪着也不是什么坏事不是么。




    坐在车站附近广场的长椅上跟米乐一起啃着面包的埃文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如此想到。




    与此同时某个住宅之中




    男人一脸自豪看着自家儿子吃着早饭的模样。




    “没想到儿子居然可以成为体育特长生跳级到神兽大学,真不愧是我凯撒的儿子,就是牛。”




   在男人对面静静地啃着烤面包的少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父亲的痴态然后默默地把最后一块面包塞进嘴里接着啃掉最后一点烤肠然后喝光了杯子里的牛奶并收拾好眼前的餐具放进了洗碗池里。




    “等等,儿子,你就不想跟爹爹一起去学校参观么?”




    “……我自己去。”卡伊尔说着背起了背包穿好了鞋迅速的出了家门。




    ……




    隔了一会,他稍微开门然后对着还在餐桌前愣神的爸爸说了一句“我出门了。爸爸拜拜。”然后迅速关门跑了。




    恩,儿子今天也超可爱。神兽大学闻风丧胆让胆小鬼哭泣的体育指导老师凯撒就这样痴笑着开始了自己全新的一天。




================================================================




    “唔……在这里下车之后往右走……在看到爱德华美容院之后顺着大道一直走……然后……”埃文极力辨认录取通知书附赠的以难以理解的方式描述的路线,由于太过专注撞到了什么人的身上。




    “啊?!抱歉我没注意看路。”埃文连忙道歉。




    “……”对方沉默不语,撞到的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留着蓝色的短发有着蓝色的眼睛,更重要的是埃文还看到对方头上的角,以及红色的翅膀和尾巴。




    而在埃文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着他并看到了他手上的通知书。




    “你也是?”对方问道。埃文抬头看到对方指着自己手上一模一样的录取通知书。




    “诶?这么说你也是?好厉害你看起来和我一样大诶!”埃文兴高采烈的握住对方的手上下晃了起来。




    “恩,我是体育特长跳级。”




    “诶?!听说这个大学的体育特长生很难考诶!对了我叫埃文!”




    “我叫卡伊尔,你要去学校?”




    “恩……但是这地图太难认了,我明明和叔叔说好要在学校见的。”想到这里埃文不禁有些沮丧几乎可以看到实体化的黑线在他的头顶弯弯曲曲的扭下来。




    卡伊尔想了想那个画的极其抽象的附赠地图不禁抽了抽嘴角“我认识路,不介意的话一起走吧?”刚说出口就看到对方一人一龙双眼亮晶晶一脸遇到救命恩人的表情看向他。




    于是,小埃文就这样找到了可靠的导游,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在检查完手头的文件之后,弗里德抬头看了看时间,然后不禁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在他对面已经完成了工作的隐月顺手递给他一罐咖啡问道。




    “你还记得我前几天说过我侄子要来这里念书,而且要住到我们家么。”弗里德有些无奈的回话。




    “当然。”隐月有些不明所以。




    “没……我只是突然在想,录取通知书附赠的地图能让那孩子顺利找到这里么……”




    要知道那个地图可是当初的人气教师白老师的恶作剧手笔。




=========================================================




    然而事实就是无论地图怎样,只要有好真人导游那么找到校园就不在话下。




    年龄相仿的少年在短短的路途中就互相认识了对方并成为了相当要好的朋友。




    而在他们面前现在则有着一个非常非常危机的情况发生。




    “这要怎么办才好啊…………”埃文抬头看着这个伫立在校园中央的雕像。




    雕像是一个长相极其出彩的男性,张开双腿伫立在石板上,一手掐腰一手指天,散发着除了我以外的男人都是乌贼的气场。




    《自由老白像——白总裁本人赠送》




    “先不论这个雕像为什么会做的这么恶趣味!!这种情况到底应该怎么办啊?!!!!”埃文心惊胆战的看着现在爬在这座雕像朝天的手指上的卡伊尔,以及在顶端瑟瑟发抖的……一只狐狸。




     三分钟前他们到达这里,在被自由老白像惊到的同时埃文发现了在那顶端怎么看怎么危险的狐狸。然后卡伊尔就这样一句“救”然后就用了埃文怎么也搞不明白的方法三两下爬到了最顶端。




    卡伊尔小心翼翼的将狐狸抱到自己怀里。




    “卡伊尔快点从那里跳到另一边!!那边快要塌了!”听到埃文的话以后,卡伊尔毫不犹豫的跳到了老白的另一边然后顺着埃文指示的点移动到了地面。




    而在他到达地面的同时这个一直伫立在校园的哪怕是作为雕像也散发着“我是美男”的气场的雕像就这样……倒下摔成了碎渣渣。




    “你们两个!!!!!”就在埃文和卡伊尔以及罪魁祸首的小狐狸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他的时候,身后响起的声音让他们同时打了个寒颤。




    究竟过去了多少个小时呢…………




    尽管理性告诉埃文应该还没有过去多长时间,但由于眼前这位老人实在是太能说导致埃文产生了已经过去了千秋万载的错觉。而在这时,门突然被狠狠的撞开了。




    “儿子!爸爸来救你了!!”来人手拎一把竹刀叉着腰散发着极其霸道的英雄气场。




    只是明明一大把年纪但怎么看都感觉这人是个大龄中二。




    埃文转头看向旁边面无表情的卡伊尔,卡伊尔面无表情的把脑袋转了过来避开了来者的视线。而来者也没有在意那些大步的走了过来并一把将卡伊尔拎了起来。




    “等一下凯撒老师!!这个孩子可是打碎了校园里那个白老师的雕像……”




    “啥?校园里什么时候有了小白狗的雕像?”凯撒老师一只手掏掏耳朵表示pardon?




    “不是小白狗是当年那个优秀教师白……”




    “你喜欢叫小白的史莱姆雕像?恶趣味么?”




    老教头选择了闭嘴。




    而被自家老爸拎起来带离的卡伊尔挣扎了一会然后回头看着一直盯着他们的埃文和米乐。




    “拜拜,下次再一起玩。”




    埃文连忙偷偷招了招手表示知道了,然后继续忍受着这个恨嫁的白发教头的腥风暴雨。




    刚来学院就遇到这种事情简直糟糕透了,他默默地在心里捂脸顺便一脸羡慕的瞪着在他旁边扒着他的大腿睡得极其舒服的米乐。


    


    “啊啊……叔叔会不会已经到了约好的地方了……话说现在到底几点。”




    “抱歉打扰了。”而这位从白老师是个伟大的人民教师扯到现在的孩子一点都不尊重伟人又扯到世界和平就是被这么一群政客搞毁的又扯回了白老师是个伟大的人民教师的教头的话被突然在旁边响起的温和的男声打断。




     救世主!你终于来了!!埃文感动的热泪盈眶。




    来者是位留着黑色长发的长相清秀的男性。全身散发着让人想要亲近的气场。




    “咳咳,隐月老师。有什么事么。”老教头终于停下了唠叨然后接过隐月顺手递过来的茶水。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刚才传来消息说湖边那一块由当时白老师题字的石碑不知道被什么人踢进了湖里,所以过来汇报一下。”而隐月下一秒说出来的话让教头一口茶呛在嗓子里差点晕过去。




    “喂!!打捞队?!给我立刻到人工湖那边把那块石碑捞上来!!!敢让那个字缺一点点我就让你们全员剃光头!!!”老教头接通了电话风风火火的赶了出去。




    这个学校的财产到底是怎么回事……被那么多人记仇么?!埃文默默吐槽着。




    “唔……我应该没有把那东西踹到太难捞的地方吧……”隐月露出了一脸歉意的表情对着离去的老教头拜了拜。




    英雄啊!!!!!埃文一秒钟换上了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隐月。




    系统提示:埃文对教师:隐月的好感度上升30个百分点。




    “吓坏了吧?”隐月带着埃文离开办公室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阿卡伊勒教头在涉及到那位阿白老师的时候都会变得有些神经质,你也别太在意。”




    “没……没事”只是想到刚到第一天就惹了麻烦感觉有点对不起叔叔而已……等等?!




    埃文连忙抬头看了看走廊的挂钟。




   “诶诶诶诶诶?!!!!约定时间已经过了?!!!!!”他连忙向隐月道别然后向着大门跑去,留着隐月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跑远的背影。




   与叔叔的重逢是开心的,然而在被叔叔带回家后看到在端着饭菜走出厨房的隐月时的心情是惊悚的。




    “隐月老师隐月老师。”




    “恩?怎么了?埃文。”吃完饭后正在洗碗的隐月笑着回应着这个由弗里德带回家的小孩。




    埃文一边帮忙擦干洗好的盘子一边踌躇着然后悄声在隐月耳边说:“今天我闯祸被教头教训的事情,可以拜托不要告诉弗里德叔叔么?”




    被小孩子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戳中了萌点的隐月偷偷转眼看了看正在开放式厨房另一边的客厅沙发上读着报纸的弗里德。




    【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吧?】在弗里德一脸疑惑的投来视线的时候隐月对他挑了挑眉毛。




    弗里德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了笑容【你觉得呢?】




    隐月转头看向一脸紧张看着他的埃文。




    “好,我不会说的。”他微笑着回答得到了埃文一个大大的笑容作为回应。




    反正弗里德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你什么就是了。




    要知道校园里有关那个人民教师老白的雕像等一切遗留产物都是用来破坏的。


















===========================================




年龄补充说明:




埃文  14岁


卡伊尔  14岁




弗里德   29岁


隐月  25岁






顺便其实这系列的脑洞我开了相当多【望天


希望能全都写出来,尽管都是流水账【再望天



评论(10)

热度(22)